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那年我们用“HZZC ”缉捕网上逃犯
2018-9-4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131


追踪了二十多天的部督杀人逃犯终于落网了!为民众消除了大害,为社会伸张了正义,作为一个刑警,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有意义,更令人激动呢!


王洪跃(金东公安分局)


    (一)“实现这两个目标,难度很大,但我相信你们有办法”


    那年,是1999年。这年7至9月,为确保国庆50周年和澳门回归祖国期间的社会稳定,全国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第一次集中开展了缉捕网上逃犯的专项斗争,力度空前。那时,我在金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任副职,联系情报、信息和刑事技术三个中队的业务。那时,在逃人员信息系统尚无自动比对功能,没有视(频)侦,没有网侦,“jz”也是严格限制使用,追逃的主要手段,还是立足原籍地的排摸、布控等传统方法。 “HZZC”是一种追逃新方法的代号,看完故事你就知道,解释是多余的。


    7月初的一个晚上,天气闷热,我和二中队的三个民警出差回金。刚进城,丰炳春大队长的电话就来了:“王工,追捕网上逃犯的事,局里要求我们大队组织专案,负责抓捕重大和疑难的逃犯。最近案件多,重案中队(一中队)很忙,我和邵小林教导员商量了,由你和情报中队(二中队)负责……”。


     “噢,好的”。我听出他还在办公室,便告诉他:我们快到局里了。


   刚进办公室,丰大便带着笔记本快步进来,继续布置追逃的工作:我局的上网逃犯总数不多,二十多名,但重犯不少,公安部督捕逃犯2名,比其它县市区多,杀人逃犯4名,也不少。局里的目标是抓获公安部督捕逃犯一人以上,重点是杀人犯金A,总成绩能够在全省二类地区名次靠前。实现这两个目标,难度很大,但我相信你们有办法。丰大的话自信有力,他相信刑侦大队当时的实力。


     我也有信心,就说二中队的四个民警,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勤奋好学,机智勇敢,个个便能独挡一面,尤其是中队长小黄(利文)和侦察员小戴(卿晓),侦查、缉捕和审讯能力都十分突出。


      接受任务后,我们各自打开电脑,上网查询《全国在逃人员信息系统》。二十多个上网逃犯,除了公安部督捕和杀人逃犯共5人外,大部分是盗窃、诈骗和抢劫的逃犯。抓这些逃犯,只要肯下苦功,用现有方法,也能抓获七八个,问题不大。


      难的是杀人逃犯和虚开增值税逃犯,毕竟是重罪,落网大都是死刑。他们是拎着命与你较量的,不会轻易暴露踪迹,不会束手待擒


先抓哪几个?我们把这五个重要逃犯依次作了排队,1号是金A,是公安部督捕的杀人在逃犯,屠夫,极具社会危害。2号是戴B, 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在逃,也是公安部督捕的。3、4、5号都是杀人在逃。


(二)  追与逃是双方心智的搏弈,更是战术的较量


 第二天上午,小戴从重案中队调来金A的案卷。金A,琅琊镇某村人, 1998年10月14日下午,他在本村持杀猪刀将与他有矛盾冲突的表弟杀死,乘车潜逃。案发后,被害人父亲曾多次上访,县人大、县政协也曾议案提案。


 案卷中的材料显示,金A杀人是经过周密预谋的,为避免连累妻子,他先逼迫妻子与自己离婚再嫁,又把家中房屋烧毁再贱卖掉,逃跑时,身上还带着数千元现金。


杀人有预谋,潜逃有准备,这种逃犯该怎么抓?带着这个问题,我和小黄、小戴去了琅琊镇,先去村里察看了金A杀人的地方和逃离路段,然后来到琅琊派出所。所领导向我们介绍了前期追捕和当前的布控措施。为抓捕金A他们做了很多工作,但一直没有金A的踪迹。


   是金A确实没留踪迹,还是我们措施未触及到深位,我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回局的路上,我问他小黄小戴:金A外逃半年多了,他会与原妻联系吗?小戴想了想说:金A与原妻感情不错,孩子又在原妻这里。我看,金A找到落脚点后,肯定会设法与妻子联系。小黄也谈了自己的看法:逃亡他乡,想念妻女是肯定的,但联系不一定直接,很可能通过亲友打听原妻和孩子的生活状况。


如果是这样,与金有联系的人就有好几个了,这对我们是个利好。我对他俩说。


    回到局里已是晚上七时多,小黄和小戴又被丰大队长调去审讯一个抢劫团伙。 我打开办公室临街的窗子,新华街上叫卖声、吃喝猜拳声不绝于耳。华灯初上,正是人们休闲娱乐的时光,可我们刑警刚从乡下回来,又得出去,回来不是半夜就是凌晨。


夜深人静,我坐在办公室苦思冥想。金A与亲戚朋友如果有联系,而我们至今未发现,说明他的隐身术高于我们的追逃术。想要揭开他与亲戚朋友之间秘密联系的内幕,必须有高于他的战术。用什么战术呢?继续秘密布控,类似架网守候,耗时又被动,我们等不起;传统的调查,公开的身份,公开的缘由,公开的接触方式,很难获得深层消息。


能不能在调查人的身份、调查的方式和接触的理由上做些改变呢?琢磨了一夜,我忽然来了一个灵感:用合适的人,以合适的身份、合适的方式及理由去接触与逃犯可能有联系的人,或许,他们会放松警惕,无意间会透露出自己是否知情、谁知情,甚至可能提供逃犯的电话号码和落脚点。我给这种战术取了个代号“HZZC ”。


“追”与“逃”,一正一邪,一明一暗,它是双方心智的搏弈,更是战术的较量。现在我们有了一种新的战术,虽然还是设想,但赢的机率很大,我有信心。(未完待续)


(三)初战告捷,“HZZC”显露锋芒,侦察员信心倍增


次日一早,我把自己的设想说与二中队民警。小戴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我看行,我们先拿金A开刀,现在就去琅琊?


准备出发时,我忽然想到,“HZZC ”仅是一种设想,是否可行,尚待验证,需要通过实战积累经验。现在用在金A这种重大又疑难的逃犯中,太仓促,万一行动失败会打草惊蛇,影响今后的缉捕。 请示了丰大队长,我们暂停针对金A的缉捕行动,计划先在其他罪行较轻的逃犯身上试试“HZZC”,取得经验后,再杀它个“回马枪”。


     给上网逃犯分析排队后,我们首先选择了抢劫逃犯陈某。那天,我们从村里侧面了解到陈某本人学过烹饪、母亲经常在家的情况。 第二天上午,一个饭店老板模样的人,来到陈某家,想请陈某做厨师。陈母一听,立即外出,问来了儿子的传呼号交给“饭店老板”。当天下午,小黄和小戴即在在永康顺利将陈某抓获。


    初战告捷,“HZZC”显露锋芒,侦察员信心倍增,马上选择了下个目标一一逃犯董某。他因抢劫在逃已经七年。我们通过外围了解到,他在外地做包工头,家中有个弟弟。那天,一个自称金华某工程队老板的人,开着摩托来到董某家,起初称不知其兄下落的弟弟,听说来者有工程业务,便恭恭敬敬地提供了董某的通讯号码。第二天,董某在兰溪被小黄和小戴抓获。


     一二三四五……,不到十七天,专案组运用“HZZC”的方法成功抓获了7名上网的逃犯。当然,我们更看重的是,通过实战运用,我们摸索并积累了许多“HZZC”战术的技巧和要领,一付追逃的“杀手锏”即将锤炼成型……。


    时机成熟,我们重新把缉捕目标对准了金A。通过对金A的家人、亲戚和朋友的排队分析,我们认定金A与前妻徐某和姐姐金某的关系最为密切。两者比较,徐某更易突破,我们为她订制了一个个性化的“HZZC”行动方案。


26日上午,一个穿着土旧衣服的“打工仔”,拎着一袋水果来到金华县某农场的徐某家。“打工仔”自称是和金A一起做生活的,顺路来看看徐某和孩子。闲谈中,徐某泄露,有一亲戚曾对她讲,金某曾收到金A的信。


     石破天惊!金A与亲友果然有联系,现在他们之间秘密联系的内幕,被我们的“HZZC”战术拉开一个口子,缉捕金A行动的天空露出一道希望之光。我喜形于色!自己设计的新战术取得理想的成果,对于一个心智丰富的民警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令自己欣慰的呢!


然而,当我们赶到琅琊镇邮电所查询时,发现金某一家近年来并无任何书信往来。难倒是徐某说谎?还是传说有误?


为弄清真像,我们再次使用“HZZC ”战术。 当天下午,那个穿着土旧衣服的“打工仔”又拎着另一袋水果走到琅琊镇某村的金某家,这次他是为一起打工的金A带口信。半信半疑间,金某也吐露了信件的事:这信是琅琊镇上的一个人拿来读给我听的,这人家里有个锯板厂,有电话。


     案情有了新的进展。果然,在徐某和金某之外还有个第三者,他很可能就是与金A直接联系的人。这人是谁?我们立即与派出所民警排查琅琊镇的所有锯板厂,确认琅琊某村的滕某嫌疑最大,他与金A相识且家有电话。


    至此,悄悄进行的“ HZZC”战术和外围核实已取得实质性成效。


    28日上午,请示了丰大队长和分管刑侦的王副局长后,我们决定传唤金某夫妻和滕某,彻底揭开他们与金A联系的内幕。  


     金某的坦白引证了“HZZC”所获信息:“今年一月份的一天,琅琊徐的滕某某拿来一封金A的信,读给我听。信中,我弟弟要我帮他讨债并寄过去,我没有答应,这种人表弟也会杀”。


     滕某的交待更是把金A秘密联系亲友的内幕完全暴露在我们面前, “今年1至5月,金A多次打来电话要我把以前欠他的钱寄去。7月1日,我到义乌市邮电局,将500元现金寄给”福建省长汀县濯田镇E村林某转金国忠。这金国忠,就是金A”。


有详细地址,有化名,还有联系人,没有比这更全面的逃犯信息了。


(四)好刑警,机智又勇敢!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徒弟而自豪!


     当天傍晚,丰大队长和王副局长先后赶到琅琊派出所。听取我们汇报后,决定连夜前往福建长汀县抓捕。不过,金华到长汀县城有840公里,路上不停不歇也要12个小时。为此,王副局长调了一辆局里最好的小车,三星商务车,配了两位司机,轮流开。


      我,小黄,小戴,再加一中队的方仁共6人于晚上8时从琅琊镇出发。丰大吩咐:金A是个身体壮实的屠夫,抓捕时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2小时后,我们顺利出省,可进入福建,发觉大部分公路都在施工修复中,道路坑洼崎岖,汽车颠簸前行。


     路上,我提醒大家,这次追捕可能像这条不平的路,不会一帆风顺。从金A急于要滕某汇款的情况看,他经济上比较拮据,那村又是山区,挣钱机会少。他极有可能已经离开村子另寻出路了。如果是别人介绍还可追踪。万一他不辞而别,追捕就很困难了。金A做事谨慎,警觉性高,力气又大,我们追捕中的每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


经过15小时的驰波,29日中午我们到达长汀县城。匆匆吃了点面条,下午又风尘仆仆赶往离县城四十公里的濯田镇。当地派出所很支持,派了责任区民警小翁协助我们。小翁告诉我们,E村位于四十公里外的深山坳里,要翻过一座大山,沿途都是狭隘不平的山路。


  汽车在山路上前行,我心里有些纠结。从昨晚八时到现在下午三时余,我们已连续奔波17小时,未曾停息,大家心中都很急迫,很想直接进村抓捕。然而,多年的抓捕经验提醒我,6个外地人乘外地车进入偏僻的山村,无疑会惊动村中的老老少少,万一被金A看到,跑进山林,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叹息。先派人进去摸底吧,费时又费力,怎么办?


    当我讲出自己的两难选择后,大家意见一致,慎重为王,先派个刑警与民警小翁进村摸底。


    我去吧!小戴自告奋勇。


      汽车在离E村约10里的横田村停下,小戴骑上翁从村上借来的摩托车,在狭窄不平的山路上颠簸前行……。好刑警,机智又勇敢!我为自己有这么好的徒弟而自豪!记得省厅刑侦处的一位侦察科长曾经说过:一个优秀的刑警,仅仅会破案,会抓逃犯是不够的,还要看他能否带出几个、几十个优秀的人才。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小戴电话反馈,与我们事先推测的十分相似。他说,从村干部那里了解到,确有一个叫金国忠的人在本村村民林某家中住过几个月,但已于一个月前离开,不知去向。


       听到消息,大家急切的心情顿时凉了半截,金A真的走了!


      不过冷静一想,大家并不灰心。金A的去向,村干部不知情很正常,林某应当知情,滕某的汇款是7月1日才汇出的,林某与金A必然保持联系。


立即接触林某。傍晚六时,追捕组来到E村支部书记家里。几番教育,林某交待:金A是由他介绍到龙岩市龙门镇的复合化肥厂干活的。前几天他曾打过电话,和金A讲过汇款的事。


(五)作为刑警,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有意义,更令人激动


     案情有了新的进展,侦察员激情再现。可是,去龙岩市龙门镇足足有二百公里,已二天一夜未曾合眼的刑警们已经很累了。我提出:找个地方吃个像样的晚餐,休整一下再去龙岩市,结果没一人响应。大家的想法很坚定,一鼓作气,带上林某立即到龙岩抓获金A。


     侦察员心如箭飞,恨不得立马出现在龙岩市龙门镇。可汽车太不争气,两个前轮因方向不正而轮番破损,一路停停补补。直至凌晨1时,追捕组才抵达龙岩市龙门镇。又是凌晨时分,疲劳、困倦、暑热、饥饿,一齐袭来……刑警苦,刑警累,在此时我们得到深刻体验。山路陡峭,会使山顶的风景更迷人,我以此鼓励自己。


   趁着夜深人静,我们来到复合化肥厂周围观察,这是一个用毛竹片围成墙壁的厂房,里面有些毛竹搭起的工棚。据林某介绍,林老板住在门口边的房子里,大部分打工者住在工棚中,金A以前也住在工棚里。


   抓捕行动已进入关键节点,相似的两难选择,再次横亘在我们面前。是我们自己直接进厂抓捕,还是先联系当地派出所再行动?直接抓捕又快又省力,可万一金某不在工棚里,万一林老板又不肯配合呢?


们权衡利弊后,决定先去当地派出所联系,找一个与该厂老板熟悉的民警或联防队员,叫出老板,摸清金A的去向或睡觉的工棚,然后再准确抓捕。


十五分钟后,我们找到了龙门派出所。很幸运,值班民警小张恰好与老板熟悉的。值班所领导也很支持,听了我们的抓捕计划后,即派小张协助我们。


我们再次来到化肥厂附近,先分散蹲守。小黄和小张进厂把林老板叫出厂外询问。没想到,他看了金A照片后竟一口否认:“这人我不认识,我厂从来没有外地人。”民警们忍着性子压着火气,给他讲道理明法律,可他仍矢口否认:厂里没有这个人。


这时,眼尖的小戴看见有个人影在工棚间移动,情况紧急!他跑过来说,我们立即清查工棚。林老板一听,脸色聚变,说话也惊慌:“你们不能清查的,我的职工要睡觉的。” 林老板心中有鬼!我们判断:金A肯定住在里面。


清查!小戴、小方和小黄带上手电和手铐进入厂区工棚搜索。我叫两个司机守住门口,自己和民警小张再对林老板做工作。才讲三句话,便听到小方喊道:“在这里!”接着是小戴的声音:“金A抓住了!”我连忙跑过去,在第三个工棚里,小戴和小方已将一个粗壮的男子揿在地上,小黄上去戴手铐,锁脚镣。那男子大概是梦中惊醒的:我是金A,你们没抓错!


追踪了二十多天的部督杀人逃犯终于抓获了!为民众消除了大害,为社会伸张了正义,作为一个刑警,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有意义,更令人激动呢!


 激动的心情暂时抑制了两天两夜的疲劳和困意。趁着激情,我们告别龙门派出所,往金华方向开。上午七时,汽车行至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段时,一只前轮再次爆破,备胎尚未修补,杀人犯正在车上,怎么办?忘了是谁,想到了“110”救助。不料一个电话打出却有两个县级公安局接受了,原来这里是两个县的交界区。


   在等待救助警车的时段内,除了逃犯,我们每个人站着都想睡了!


我提起精神,向丰大简要汇报了抓获金A的经过,“好,好,你们辛苦了!辛苦了!你们联系当地公安局,将金A某异地关押二天,你们休整后再返回金华,千万不要再疲劳驾驶,不要疲劳押解”。丰大语气很坚决。


(六)感谢当年一起努力的老队友


头号逃犯落网了,我们把目标对准2号逃犯戴B,他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在逃.这次信息中队中队长李强前来增援。在了解案情和逃犯与家人及亲友关系后,小黄、小李和小戴制定了一个针对戴B的 “HZZC”的个性化方案。按照方案行动,我们化了两天时间,便获得戴某的下落和联系途径的信息。三天后,戴B落入法网。


3号和4号逃犯,是傅村镇的杀妻逃犯傅C和绑架杀人案重大嫌疑人傅D,我们用“HZZC”战术,首先查明傅C曾于去年潜回傅村和孝顺,见过儿子和一个堂兄弟,之后继续流浪,再无联系;接着我们再用“HZZC”战术,查明傅D外逃后一直没有和家人亲友联系。


5号是杀人逃犯郑E,江西金溪县人.那次,我、小黄和小严(拥军)前往金溪县,异地使用“HZZC”战术,首先获得郑E曾与去年短暂回村的情况。接着,我们使用了一招比“HZZC”更辣的措施,获得郑E回村时曾在其弟弟的记事本上留过电话号码的深层次线索。然而,当我们前往金溪搜查郑E弟弟的住处,找到那个记事本后,却发现电话号码是个空号。


这期间,我们运用“HZZC”,还抓获5名一般罪行的逃犯,有4名是以前久抓未获的疑难逃犯。


那年,我们金华县局在全省追逃专项斗争中取得好成绩,位列二类地区(全省所有县市区共分两类)第二位,史无前例。公安部拔了两万元奖金(抓获部督逃犯每名一万)。当然,组织上非常认可我们抓获2名公安部督捕逃犯、其他上网逃犯12名的成绩。当年,金华市局给我们刑侦大队追逃组记了集体三等功。 

    贡献是社会的,荣誉和奖金是集体的。当然,收获最大的还是我们每个亲身参与者,个人心智的成长,追逃战术的提升,还有那回味无穷的记忆,这些都是人生的无价之宝。


十九年来,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产生了一种回荡激扬的动力,让我们长久受益,它灌溉着我们事业的果园,滋润着我们生命的心田。


感谢当年曾经一起努力的老队友,谢谢你们和我一起留下那段美好的记忆。

上一篇:“守夜人”的一天 下一篇: 又遇千岛湖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