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一条“陌生”的祝福短信
2018-2-24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782


杰(婺城公安分局)



元旦那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吗!何况,这是新年的第一天。


突然,我接到了一个陌生手机号发来的祝福短信,短信内容是转发的,但没有署名。这个节日,在这寒冷的清晨,谁这么有心想到我呢?我绞尽脑汁想了一遍,就是想不起来。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是个熟悉人,我忘记罢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出于礼节,我也发了一条,并有意加了一句“你好,谢谢你!”很快,收到了一条回复“许警官,我是章XX,这几年,我儿子的病好多了,应该谢谢你。”


原来是村民老章,这下,我想起来了,他有个儿子是精神病患者,我曾经帮助过他。


那是2010年的事了。那年夏天,上海世博会安保,我在派出所担任副所长,做好对精神病患者的管控,是我分管的工作。


记得有一天中午,我值班时,接到一个电话,是村干部打来的,说村里有个精神病又惹事了,不仅砸了自家的东西,还跑到邻居家,踢门、骂人扔东西,家人着急,邻居恼火,请派出所赶紧去人。


我放下电话,不由分说,就和同事出警了。一番折腾后,总算收场了。我清楚,这是个精神病患者,虽有管控措施,但偶尔发病了,又无计可施。随后,我和家人及村干部商量对策,唯一的办法,就是送往精神医院治疗。


可是,对于并不富裕的这个家庭来说,治疗的费用从何而来,老章犯愁了,他说:“也去了精神医院治过,实在没有经济能力了,不把他送到医院,又怕惹祸。”


老章的儿子,有30多岁,身体瘦弱。在破旧的老屋里,这男人呆呆的站着,还不时的瞟我几眼,那祈求的目光,或许想告诉我什么。我望望这对老年夫妻,又看看这个贫困的家境,我有些心酸了,决定要帮帮老章这家。


于是,我与市局安康医院联系,而去安康医院,务必得到上级同意。我及时请示了分局,上报了市局,就这样,“绿色通道”快速开通。这期间,不管天气再热,工作再忙,我总会和老章去看望,让我欣慰的是,他儿子的病情不仅天天好起来,而且还会对人说出“感激”的话。


几个月下来,安保结束了,而老章的儿子不得不离开安康医院。这时,老章又犯愁了,他对我说:“儿子的病情好不容易有了转变,如果回家,就担心照顾不好会病发,怎么办?”认准的事我是不会回头的,既然要帮,就要帮到底。我对他说:“放心吧,我会妥善办理的。”


从那天开始,我不停的奔波,不是到精神医院,就是去相关部门,不厌其烦的说情况,打报告,着力解决救治费用事宜,经过全身心的投入,不懈的努力,“特殊情况”终于得到了“特殊解决。”看到老章脸上的笑容,走路的精神头,我竟忘了疲劳,也跟着高兴起来。


后来,我和老章数次到医院去看他的儿子,每次都感觉他儿子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正常人呢!


后来,老章隔三差五的给我来电话,每次不是说些感谢的话,就是说儿子有希望了,叫我不要再操心了。


再后来,到了2012年的冬天,我从派出所调入办证中心,就没有了联系。这么多年过去了,意外的接到了老章的祝福短信,让我倍感温馨,老章还再挂念……


我在想,在这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能设身处地的替他人排忧,尽己所能为他人解愁,就赢得了他人的尊重和信赖,收获了友情和快乐,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事啊!


想到这些,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上一篇: 踏雪寻梅 下一篇: 人在雪途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