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夜宿东白山
2017-8-9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020


徐步文(东阳市公安局)


            自懂事始,就从大人口口相传中知道,离家20多里有座东白山。


  有上过东白山的人在我们这帮穷小子前吹嘘说,站在山顶能看到东阳城区。还有说的更玄乎,万里无云的晴朗日子,能看到杭州。


  在那大集体的年代,农家孩子不上学的日子,就得割猪草或放羊放牛,我还曾赶鸭子多年。


  首都北京一直在农家孩子心里,省城杭州也一直在农家孩子怀里,东阳城区更是一直在农家孩子梦里。


  每当霜降时节,农家孩子就要跟大人进山,砍柴或捡松果,翻山过岭的来回走上四十多里,还要挑担,那个辛苦和疲累,如今还深刻在心里。


  打小就有这样的印记:“大山”是我对“苦难”的识别二维码。


  常听村里的退休工人、退休干部说,东白山产的茶叶特好,是啥云雾茶。茶叶啥的是拿工资的公社干部和工人师傅享用的。农家孩子口渴了,搬起瓦壶就是咕隆咕隆半壶灌下去,无论冬夏。


  年少时东白山山脚修建“东方红水库”,我给在工地综合商店工作的爷爷步行送米和霉干菜,也曾住过两夜。我对东白山一直没兴趣,也就少了上山的动力。直至穿上军装离乡,我居然没有上过东白山。


  多年后,工作关系接触到东白山的一些事物,农历七月         七日,东白山有聚会。当地人传说,这日是七仙女和董郎在此相会。


  东白山山顶修有仙姑殿,每到此日,东阳、义乌、永康、诸暨、嵊州等地的善男信女、青年男女数万人就要上山过夜,晨看日出。


  人多事杂,警方就提前部署,疏导交通,巡查营地,确保多年平安无事。


  其间,我也曾上过山几次,都是来去匆匆。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也喜欢喝茶了,东白山云雾茶成了最爱。


  去年腊月,东阳没下雪,出于对雪的渴望,聊发少年狂,竟然登东白山看雾凇。


  年后,雨水偏多,尤其是梅雨期,滴滴嗒嗒不止,江河水满发洪水。一出梅,老天换了副面孔,热情似火,酷暑难耐。


  周末,有朋邀约上东白山避暑,欣然前往。


  上趟山也不容易,路上车多遇堵,耗时近2小时,才到达山庄,平时此时我晚饭后的篮球运动都已结束了。


  肚子饿的咕咕叫,偏偏供职单位有事,就在手机上写稿发稿,忙完已是繁星满天了。


  还有朋友在赶来途中,大伙就走出山庄,就当是散步,来到茶厂等。


  听闻机器声响,夹杂着一股茶乡,现在已不是炒制绿茶季节,心头存疑,循声进入车间,10多名工人仍在忙碌,请教后得知是在炒制红茶,这里是初加工,半成品后外运。


  接上新朋,步行回到山庄,坐在院内,凉风习习,清爽舒适。


  夜观天象,满天星斗。对了,好久没有在夜晚数星星了。一颗,二颗,三颗……数不过来。


  蝉在不停地长吁短叹,兴致上来,在院内的一棵大杜仲树上,有了意外发现:密密麻麻的蝉蜕,还有蝉正在脱壳的、有的已脱壳。


  廊亭节能灯下,蝉、蜻蜓、飞蛾起舞,扰人,点一根香,方才清静。


  夜深才回房,迷迷糊糊中被吵醒,伙伴们要去顶峰观日出。


  到停车场,现场真是吓着宝宝了:不仅车多,还有形色各异的大小帐篷多。


  顶峰更是挤满了人。


  站立在海拔1194.6米的太白尖,一览众山小,看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照耀大中华!


  直至近午饭时,估计下山车流已少了,才下山。


  次日上午,巍山交警报来信息:上山车辆太多,山道堵塞严重,交警在山道上奔波两个小时,才疏通。


  东白山风景优美,更希望赏景人心灵也美!

上一篇:微笑是一种心情 下一篇: 回 家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