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水乡赋
2017-7-10 宣传处 阅读次数: 1758


何  润(兰溪市公安局)


周庄、西塘或者乌镇,水乡在江南生长。在跫音回荡的青石小巷,在橹声乃的沿河古街,在光影轻摆的石拱桥畔,在依依呀呀的水云昆曲唱腔里,你会突然发现:水轻柔地流着,风婉转地吹,就在这样的阳光下,江南就走进了我们心里。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优美是不可抗拒的沉溺。对于走过水乡的人来说,太容易遭遇美了,水墨调合的天空里,波光与云影,到处流动着一种令人心旌摇曳的优美,这样的一种优美,谁可以躲避?谁可以抗拒?既然不能躲也不能抗拒,那么,便只有沉溺了。 


五月五端午,春末夏初,这个季节,就是青蚕豆刚刚饱满的季节,就是魁树花挂满枝头等待女孩子采撷的季节,就是梅子黄时雨开始飘飞,江南的河流开始涨水的季节。水流带着野草花的气息,环绕古镇潺潺流过,水汽氤氲满了整个江南。走在小石子铺就的小巷,烟雨迷蒙中,一把油纸伞远远飘逸而来,蓦地想起前辈的风雅,“贞丰桥畔屋三间,一角迷楼夜未关。尽有酒人倾白堕,独留词客赋朱颜。” 这是柳亚子笔下的画面,滴雨的檐下,纤细的身影飘逸,是水乡少女沽酒归来,而那一把清香油纸伞则仿佛是江南最诗意岁月里盛开的莲花,晕染了。 


漫步在水乡小巷,这种体验是奇特的。高高的粉墙因为年久而斑驳,那些墙头垂下的古藤,马头墙上露出一角来的瓦花,那回响在青石板上的足音,还有节节台阶和紧闭的朱雀门。漫步在“小楼一夜听风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小巷,我们的思绪会在细雨迷蒙中从纷繁琐碎的世事纠缠里一下子宕开很远,一些记忆如拆散了的日记,仿佛就在昨天,昨天的清晨或者黄昏,然而重新翻读,却恍若隔世。暮鼓晨钟,或许只有在琵琶和弦子编织起的江南评弹里,才能明了繁华似水、伤感是岸,才会有超越红尘的飞升吧。 


江南的评弹,就像一条流淌的河,水涨水落,船来船往,说尽墙头月影,游廊曲径,海棠霜石,斑斑粉彩,釉里红,我们只需泡一壶清茶、就一缕清风细细感怀,冉冉氤氲的清幽之气便会飘逸而出。这样的清幽,从发黄线装书中飘逸而出,从明清青花瓷里盘旋而出,从朱户千门室丹楹百处楼的喧闹中走来,是超凡不脱俗的雅致和深藏不露的丰富,仿佛深入骨髓的宁静,任自飘零的悠然。在水乡,水流在水里,就像翻飞的水袖,而江南的飘飘水袖也应了这水墨调磨出的水天一色如山清秀似水灵动。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江南呵水乡,你是多少人出发的借口,也是多少人归来的理由。山在天边而翠,水在云中而白,清风明月本无价,远山近水却皆有情,这份淡泊宁静在杏花春雨般飘逸浪漫的江南,因为水乡而更加轻柔婉转。 

上一篇:莫愁前路无益友 下一篇: 回乡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