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最后的告别
2017-6-26 宣传处 阅读次数: 2129


 王宗余(兰溪市公安局)


葛丹站在办公楼的楼顶,深情凝望着黑魆魆的远山、一望无垠的田野和错落有致的村落,就像一个母亲注视着即将远行的孩子。他好想把这一切深深地装进自己的脑海里,但十余载的光阴岂是一个早上就能带走的?


派出所办公楼还是静悄悄的,起早做工村民的家里已陆续亮起了灯。村落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打破了这黎明前的寂静。葛丹抖了抖警服,正了正衣领,信步朝外面走。


“葛叔,恁早?”一辆私家轿车停在了葛丹的面前,里面探出了个脑袋,是养殖户赵茂源。


“也才几年的光阴,赵茂源已经从人见人嫌的“混混”,变成了村上的致富能手。”想到这,葛丹会心地笑了,“茂源,你这天没亮的赶着做啥大生意哩?”


“葛叔,你莫取笑我,这不听你的指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茂源晃着脑袋,咧着嘴朝葛丹笑,“我赶着去接上头来的养殖专家给咱指导工作哩。”葛丹挥挥手,催促茂源赶紧走。只听油门一声轰鸣,茂源的轿车远远地消失在了葛丹的视野里。


葛丹继续往前走,习惯性地朝路边的橱窗瞅了瞅。作为平安指导员,葛丹的照片还挂在里面。“谁这么大意,该褪下来了。”葛丹嘟囔着,脸上露出自得的神色。前面来往的行人越发多了,到集镇了。


十年前的集镇远不是现在的集镇所能比的。镇上有宽绰的大马路子,规划齐整的居民楼,鳞次栉比的商铺,这些葛丹都曾亲身参与其中。街上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刚健身完的老人踱着步朝家走,见到葛丹热情地打招呼,他乐呵呵地回应着。


做早饭的铺子已开始张罗生意。葛丹走进铺子,惯常地坐在靠近门口的一个位置。刚坐下,一碗碗热腾腾的骨头汤、八个刚出锅的煎包就摆在了面前。


“老刘啊,你这煎包味道就是正。”葛丹边吃边叨咕着。老刘是这家店的老板,葛丹是这里的老主顾。


“老哥,您只要喜欢,一笼屉都有。”老刘答复着,走到葛丹跟前,俯下身问:“听说老哥要退休?”


听到“退休”俩字,葛丹忽然有些伤感,但还是勉强笑着说道:“以后得赶几十里路才能吃到你的煎包哩。”老刘一听这话,忽然就不言语了,默默地转过背。葛丹也只埋头吃,十几年的老朋友了,彼此心里都懂。


“葛叔,恁早来我家吃早饭,离上班还有好一会哩。”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葛丹面前,臂上别着红袖章,上面写着“巡防员”几个字。他是老刘的儿子金宝。金宝犯过事,进过局子,但葛丹觉得这人本性不坏,费了好大周章把他安排进了巡防队。巡防队没啥配备,也没薪水,但金宝变着法子把集镇上一帮平时游手好闲的小青年组织到一起,帮着巡逻。几年的时间,整个集镇竟然没有发生过一起盗窃案。


“金宝啊,你不比你叔晚。”葛丹只要看到金宝,心里就舒坦,因为他从金宝的身上找到了一名基层民警的成就感和人性本善。


天已经透亮,但所里还是静悄悄的。葛丹有些疑惑,走进所大门,看见齐整整的两排人列队站在走廊两侧。刚上任的李所亲自把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件扛了下来。葛丹原本不想如此伤感,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忽然,所外面也开始闹腾起来,一波波的人往大院涌,那是茂源,这是金宝,那是丽萍……大院明显太小,已不能塞下这些人,有些只能被堵在院外头。不管是哪个,葛丹都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因为他和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故事,这可是用十余年的光阴演绎的。


不知是谁打了个手势,大家齐声呼喊着:葛所,常回家看看。声音震彻了大楼。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在全国数以万计的政法干警中,葛丹永不止一个。他们如同紫荆,扎根基层,奉献着他们的青葱岁月,讲述着属于他们的别样精彩。他们没有彪炳的荣耀,但他们的每一个故事都烙在了百姓的心里。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光洒满了派出所的院落,也打在葛丹坚毅而幸福的脸上。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大事件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金华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