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遗失的瓦尔登湖

来源:江南公安分局      发布日期: 2019-10-21

  (江南公安分局)

夏日清晨,惠风和畅。

从大路拐进小弄堂,仿佛走进了另外的世界。小弄堂铺着被时光碾平的石子路,小路弯弯曲曲拐进老屋。因为有些东西需要拿走,于是我和妈妈举步到此。看见老邻居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精神矍铄,照例会问:“哟,回来啦!” “,回来了。”虽是只言片语的问候,但倍觉温馨。

快走到院子门口,屹立多年的老柏树映入眼帘,它像卫兵一样守着老屋,阳光洋洋洒洒倾泻而下,留下斑驳的树影。走进院门,眼前一切湮没了记忆,岁月剥蚀了老屋的檐头,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一地的青砖红瓦,一簇簇万年青生长旺盛,到处的野草荒藤也茂盛得自在坦荡。

屋外的半截土墙边摆着造新房后留下的红瓦,朝北一侧的阶梯常年晒不到太阳,布满了青苔,忽的想起了苔痕阶绿,草色入帘青”这句诗,可不应景?“快来,这么久不来了,还记得不?”妈妈笑着问。曾经的记忆如此无邪,我怎敢忘!我们走到门前,木门上贴着一张亮眼的“福”字,那时,妈妈轻轻叩门,我便会探出小脑袋,喊着一声声妈妈,而如今只剩了一把生了锈的锁。

我推开门,还未跨过高高的门槛,扑面而来的是因长久未晒太阳而散发出潮湿腐臭的味道,阳光透过门缝钻进屋内,灰尘扑棱扑棱,正对门口的墙上依旧高悬着一副“毛主席万岁”的挂画,还在我一晃一晃走路时,一张全家福定格于此。屋内的东西基本搬空,稍显空荡,右手边的房间住着最拥挤的记忆,现在只剩一张床,一个大衣柜,妈妈走到床前拉下点灯的绳子,灯伞下昏黄的光线照亮了整个记忆的殿堂。三个人挤一张床,没有电视,没有手机,只有欢声笑语,灯前做游戏,灯后便只能听着火车呼啸而过,枕着一天的快乐安然入眠。

夏日夜晚的来临总是带着昆虫的鸣叫,乡下的夜空特别黑映衬着星星十分耀眼。我常常和哥哥站在凳子上趴在窗上看着菜园子里萤火虫飞舞,像是地上的星星。

屋后的菜园子里,我从未寻着“百草园”中像人形的何首乌根,也不曾见过有莲房一般的果实的木莲,最难忘的便是到了一定时节挂满了果实的柚子树。哥哥会牵着我站在柚子树下看着沉甸甸的大柚子,它们晃着身子仿佛在向我们招手。总会等到一天,外公踩着梯子一步一步稳稳地爬上去,递下一个一个诱人的柚子,那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了。我们坐在板凳上,一瓣一瓣吃着,甜中带点酸,酸里捎些涩,心中盛开着密密匝匝的小幸福。如今的柚子树愈发茂盛粗壮,可我们再也不会站在树下盼望着树上的果实落下然后美美地吃一口,味道是难于记忆的,只有再尝到它,才能记忆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那是儿时的味道,珍贵到现在的我再也品尝不了。

“女儿咱们走吧!东西找到了,都是灰尘啊!”

“嗯,好的!”我缓慢地移动着脚步,请再让我看一眼,再看看当年的小美好。莎士比亚说过,再美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

多年前,我们搬出了老屋来到城市定居,电视,电脑,手机……一天接触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屏幕了,曾经的绿皮火车也不再发出刺耳却又有规律的声响,取而代之的是标有“和谐号”的高铁,当我们还在感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时候,亲戚群里就传来了一张照片:一个醒目的“拆”深深地印在了老房子的土墙上。农村大改造创建新农村,需要拆旧造新,拆掉的不仅仅是一座老房子而是父辈大半辈子的回忆和我儿时的欢乐,谁不是感慨良多呢!

城市的黑白颠倒不分,白日雾霾笼罩,夜晚霓虹灯点亮了城市。如今的天空空空如也,仿佛被拭去了一切,但那时银河像尘土一样常见,无论你处于人生中的什么位置,倘若夜空里有一片布满星斗的天空,你就会觉得自己很富有。愿我们在高速旋转的生活中,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瓦尔登湖,幸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返回首页][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4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