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一位精神异常人员的管教历程

来源:金华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 2019-07-29

范存建(金华市公安局)

2013年4月的一天,金华市看守所分管管教工作的副所长叶骏通知我,说有一名精神异常人员要分配到我主管的监室,希望我做好思想准备。我一惊,心想这可是一块硬骨头!虽然,我当管教多年,管理过不少重点人员、难管人员,但管教精神异常人员还是第一次,能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吗?我心里有点打鼓。转而一想,一名人民警察,一名共产党员,善打硬仗,敢打硬仗是最基本的要求,这点挑战算得了什么?要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克服种种困难,圆满完成任务。

不干则已,干就干好,这是我做事的原则。我开始恶补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我上网查资料,弄清了精神异常人员的种类、特征、主要表现;我向心理专家请教,弄清了此类人员的治疗方法,管理过程中要注意的问题;我及时找到原管教人员,祥细了解了其在过渡监室的表现。至此,我有了底气,设想了管教路线图,等待战斗来临。

4月20日,过渡监室调监,领导让我去领人。一见面,我吓了一跳。黄某戴着脚镣,蓬头垢面,目光呆滞,脏兮兮的,让人恶心。我没有嫌弃,找来理发工具,亲自为他理发。我要让黄某感觉到,他的新管教是一个和蔼可亲、可以依靠的人。我边理发边与他拉家常,询问他的家庭情况,犯了什么错?黄时而答非所问,时而沉默不语,我不厌其烦,耐心地问,断断续续间,情况基本摸清。顺势,我教育黄进入新的监室后要听话守规矩,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家,黄竟然一一答应。我暗喜:精神异常人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交流,或许以后的管教之路会一帆风顺。

一理发,一换衣,一解镣,黄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清清爽爽,与正常人无异。我把他送入监室,监室当日值日人员热情地接受了黄,其他人员该干吗干吗,没有好奇的目光,没有指手画脚,没有议论纷纷,一切都按部就班,黄未有异样的感觉。其实,黄进监室前,我已做了精心安排,对监室进行了集体教育,要求每一位在押人员不要把黄当病人,必须做到照顾他的生活,理解他的一些过激行为,体谅他的一些不文明习惯,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有效控制,及时报告。我挑选了两位脾气好、表现佳的人员进行包夹,黄的一日生活,都由他们代为负责。另外,我与巡控人员联系、请他们跟踪关注;与医务人员联系,请他们积极治疗,悉心指导。如此周密安排,总不会出大的纰漏的,我想。

接下来的几天,黄都平平淡淡,虽说犯一些小毛病,但按时吃饭、吃药、睡觉,并未起大的波浪。万事大吉,就此OK!我大喜过望。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第十天一上班,巡控人员就转告我,你监室里的黄打人了,打了好几次,好几个人。一个多星期了都好好的,怎么就有事儿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人说骄兵必败,绝对真理!我知道急也没用,得找出原因,赶紧想辙。我反反复复地看了监控录象,又找监室值日员、被打人员、包夹人员了解,仔细分析各方面的情况,终有所获:原来监室人员按照我的吩咐,对他太好了,处处让着他,宠着他,不和他计较;他嫌所里的饭菜不好吃,就给他饼干水果;他嫌自己的衣服旧,就给他换了新的;他骚扰这个,推搡那个,都躲开不理。他感觉很牛,大家怕他。于是,得寸进尺,发飙了,对着一个小个子,又是吐口水,又是用脚踢,包夹人员立即予以制止。可好景不长,他又故技重演,常常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

办法在哪里?请教专家去。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监区主管医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黄友仓做了汇报,请他帮助分析分析,出出点子。黄医生认为,我分析的原因是对的,这是典型的病理性躁动,随性而为,毫无规律,其他在押人员的忍让,导致了他的认知错觉。可以使用约束带,辅以药物治疗,当然,不可能药到病除,一蹴而就,得有时间。约束起来?他是个病人,我于心不忍;不约束?老打人,万一把人打伤了,谁负得了这个责任!活人总不能能让尿憋死,我再次把黄打人的行为捋了又捋、想了又想,一个细节让我若有所悟,他欺负的人都是小个子!难道他欺软怕硬,欺小怕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使用震慑力试试看!能不能用点土办法?我问黄医生,他笑而不语。

重整旗鼓,当即安排。我重新挑选了两名个子高、块头大的包夹人员,吩咐他们如此这般。下午,黄再次旧病复发,突然出手,他们俩人同时站起,像两堵高墙一样,把他夹在中间,给予严厉警告,震慑力立竿见影,黄马上老老实实地坐了下去。哈哈,你得承认,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洋办法,土办法管得住就是好办法!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在反反复复的帮教中,黄的一些坏毛病、坏习惯改了不少;在黄医生的精心治疗下,黄的病也有所好转。再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吧,胜利的曙光在向我招手,我信心满满。可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6月下旬,新的问题又来了:黄白天对着门发呆,晚上不肯睡觉,常常哭哭啼啼,饭量小了,人也瘦了。我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找他谈话,又安排他的老乡赔他聊天,这才艰难地弄清了原由:他想家了,想老婆小孩了。我耐心地解释,做工作,让其他人陪他聊天解决,以此转移他注意力,然而收效甚微。我把情况及时向分管副所长做了汇报, “解铃还需系铃人,亲情必须亲人解。”领导就是领导,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有了,我立马与办案人员取得了联系,希望他们帮个忙,让黄的老婆寄一张她和小孩的照片来。三天后,信和照片来了,黄如获至宝,开怀大笑。我乘机劝说,你老婆和女儿都在等你回家,你要好好吃饭,养好身体,这样她们才高兴,你不要辜负了她们,也许是触碰到了他心灵的那根弦,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有了这张照片,黄好象有了盼头,得到了安慰,时常捧着照片看,慢慢地他就听话了,愿意吃饭了,晚上也会睡了,月底他竟然主动要求参加手工劳动,变化之大让我大吃一惊。人间正道是沧桑!

7月20日,黄因不追究刑事责任出所。那天黄的父亲来接他,黄亲亲热热主动地叫了一声老爸,让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是儿子得病以来没有过的事情。望着长胖了、变白了的儿子,老人握着民警的手,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回顾管理黄某的过程,我感慨万分,有顺利时的喜悦,也有逆境时的烦恼,有经验也有教训。我在实践中增长了才干,在思考中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上无难事,只要用真心!

[返回首页][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