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车的故事

来源:东阳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 2019-07-22

蔡伟华(东阳市公安局)

那日,与几个朋友一起喝茶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东阳的轻轨与高铁。我的脑海中便忽然忆起一些与车有关的故事来……

父亲远在青海工作,儿时多次往返,因此对绿皮车厢特别钟情,心中老是在想:如果自己的家乡也有火车,那该多好啊!

老家在乡下,距县城30公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过我们村的班车屈指可数。印象最深的是,每趟班车不仅要等上半天时间,而且还都挤得要命。为此,有些出远门打工的村民怕坐不上班车,就宁愿多出车钱坐“回头车”——班车终点站是东方红,而我们村距东方红只有两站路(那时不是车站中间是不停车的),于是有的村民就先从我们村的车站上车买票坐到东方红,然后不用下车,重新买东方红到东阳的车票。

1985年招工报名时,是父亲陪我到县城(那时还没改市)参加考试的,来去坐班车,票价刚好是一斤肉价——6角5分。考试结束后,我们赶上了回家的末班车,记忆中那是一辆加长客车,两节车厢连在一起的那种,加上人多,客车仿佛是一头不堪负重的老牛,摇摇晃晃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家。本来身体不好的父亲,铁青着脸、紧皱着眉头挤站在的班车上直冒虚汗的情形,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那年冬天,我进城参加工作。报到那天,朱兄一大早就骑一辆加重自行车来我家,说要陪我去,并提议骑自行车。我心中甚是过意不去,却也拗不过他的那份真情。于是,我骑着父母刚给买的一辆“大桥”牌自行车,车架上带着一只装了几件换洗衣服的木头箱子就上路了。

那时,我刚学会骑自行车不久,又是第一次骑长路,故印象深刻。那天的天气特别阴冷,田野上一片萧瑟。路面是沙石路,车轮子碾着砂石发出“沙沙沙”的声响,稍骑不慎车轮子就会打滑偏倒,而一旦有汽车驶过,车屁股后就会扬起一阵尘土,令人避之不及,故我骑得格外小心谨慎。我和朱兄骑骑歇歇,整整花了三个多小时。此后,每逢休息或节假日,我都会骑自行车回家看望父母。而父母给我买的那辆自行车,我骑了整整18年!

父亲是汽车修理工,修了二十多年的汽车。“你父亲的修车技术真是一流的,他只要听听汽车的声音就能找到病车的问题出在哪。”父亲的同事德叔多次对我说。曾有那么一阵子,我的理想就是长大后像父亲一样当一名汽车修理工。然而,在我参加工作后不久,父亲半夜发病,被邻居用拖拉机送到离家七八公里外的一家医院救治,等我第二天接到电话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生命垂危……

时光飞逝,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工作节奏的加快,十多年前我买了一辆摩托车,大大方便了出行,只不过在冬天骑摩托车的话,那“肉包铁”的滋味真是“倍儿爽”。三年前,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轿车——如今,我回老家,若上高速,二十多分钟便可到家。

[返回首页][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