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讲述岁月故事】“三张脸”的故事

来源:政治部      发布日期: 2019-04-29

陈贤安(磐安县公安局)

从警以来,在公安的多个不同警种之间轮岗,其中当交警的时间最长。在当交警的日子里,打过照面的司机已无法用一个确切的数字来统计。时光静静地流淌。多年以来,那些在执勤中见过的一张张或怒或喜、或哀或乐、或啼或笑、或羞或恼的脸,大多数已在脑海里随风消逝。然而,还有那么几张脸,因为当时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因而时不时地会在记忆深处闪现……

一张涨红的脸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县城的汽车站改制后,所有客运班线被个体承包。那时候私家车极少,摩托车还不多见,农村客车几乎是山区村民们出行的唯一交通工具。平时乘车的人不多,而一到过年过节,农村客车就会像城市公交车那么挤。不少承包车车况不好,加上超载,事故隐患很大。我与同事们在路面上查处的主要违章,就是个体承包的客运车辆超载。

2000年的一个冬日,我们在东仙线执勤,又拦下了一辆超载的客车,发现司机是同乡人阿昆,他承包的这辆车就是从我老家开往县城的班车。阿昆见了我,满脸堆笑,要我照顾一下。考虑到阿昆是第一次被查,超的人也不多,于是我让他卸下超载的人,并没有处罚他。但我告诉他:照顾是有限度的,下次不要让我为难。阿昆连连点头。

然而过了没几天,再次查到阿昆的车,超载的人竟然翻倍了。于是我意识到,这样下去,我的活要没法干了。于是除了卸客,照章处罚。阿昆黑着脸,一言不发。

转眼间春节将至,因我要在大队值班,于是带信让在老家的母亲来县城过年。那天,本来说好母亲中午能到的一直没到,下午天空便飘起了雪花,我很焦急,因为山区一旦下雪,客车便不通了。天色将黑时,接到了妹妹的电话,说母亲摔伤了正在医院里!于是气急败坏赶到县医院,只见母亲右手已打上石膏,缠着绷带。一问,原来母亲早上就从家里提着大包小包出来了,到村口的停靠站,正好阿昆的车在候客,母亲正欲上车,在车上售票的阿昆老婆不冷不热道:我这车没位置了呢!超载的话你儿子要来罚款的,我们也罚不起啊。母亲眼见车上还有空位,但阿昆老婆这么一说,母亲也不多话,她步行了五里路,到镇上乘了下午到县城的另一辆班车。行至中途,天便下雪,车子上坡打滑,司机要所有乘客下车步行一段路,母亲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从车门跨下时,脚下一滑,重重地摔了一跤……了解了事情原委,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若不是阿昆拒载,母亲何至于摔伤呢。

春节后过了一段时间,母亲伤好回到了乡下老家。谁知过了没几天,母亲又从乡下匆匆来到县城,对我说,阿昆病了,在县城医院住院,都是乡里乡亲的,她买了点东西,要去看一下。我感慨母亲真是比我淳朴多了。

再后来,在路上执勤,又遇到阿昆的车,阿昆见到我时,突然涨红了脸。他想同我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这张涨红的脸,在我的记忆里储存了很长一段时间。

过了很多年后,回老家过春节时又遇上阿昆,那时他不开车了,走南闯北在外做生意,他见到我时说了几句心里话:开车那几年钱赚得不多,但我平平安安。因此心里还是感谢你们,交警都是为我们好的。

我说:理解是金,平安是福。

一张发青的脸

2001年国庆长假期间,我在大队值班,脑子整天绷得紧紧的,一刻也不敢放松。假期里,公路上车流和人流激增。那时县内的几个景点,也都有了不少南腔北调的外地游客。长假的最后一天,我松了一口气,心想这节日还算过得平安,因为全县未发生大的交通事故。也许我这口气松得过早,傍晚时分,122”铃声大作,距县城九公里的磐缙线上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

勘查车紧急出动,十几分钟就到了现场。在车灯的照射下,现场只有一大滩暗红色的血迹。经询问现场目击者,得知肇事车是一辆农用“三轮卡”,司机已用肇事车送伤者去医院。过了一会得到消息,伤者在送医院途中死亡,目前肇事司机不知去向。我们勘查完现场后,立即赶赴医院,一边安排法医验尸,一边派人寻找肇事司机。一个多小时后,当我们赶回大队部时,发现大门口围满了人,有人大呼小叫,有人哭哭啼啼,有人在大喊:出来!出来!一问才知围在大门口的有好几个是死者亲属,而肇事司机正躲在大队部里,与死者亲属隔着两扇玻璃门。我们立即疏散门口的人群,而肇事司机一见到我们,犹如遇见了救星。当我的眼光停留在肇事司机这张发青的方脸上时,忽而觉得这是张好熟悉的脸,连发青的脸色都熟悉!

并非这位司机多次肇事,而是这位司机在紧张时、激动时、亢奋时脸色会发青。

那个年代,县内还经常出现农用车偷偷载客营运,其中“三轮卡”载客最为突出。此前几个月,交警在全县开展了对农用车载客的集中整治。尽管我们反复宣传,苦口婆心地做工作,仍有一些农用车司机不理解,不配合。有一天,他们十几个“三轮卡”司机就聚集在这肇事地段附近,借故拦截正常营运的客车,造成交通堵塞。当我们去做工作时,他们围着我们几个交警,又跳又喊,我看到有一个叫喊得很凶的人是一张发青的方脸,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堵车事件最终通过反复做工作解决了,道路也恢复了正常交通。此后尽管我们对农用车载客的整治没有放松,但这位发青的方脸依然我行我素,对交警的检查能躲则躲,能避则避,直到肇事。

而现在更令这位肇事司机伤心的是,当初与他“同仇敌忾”对交警乱喊乱骂的同行们,如今不仅没人帮他说话,有几个竟反戈一击站在玻璃门外对着他乱喊乱骂,当然有的是死者的亲属,但有的压根与这起事故没关系。有一个说,这倒霉蛋我叫他小心一点不小心,撞死了人,交警对农用车整治定会更严厉,害得我连偷偷摸摸开也开不成了。

这位肇事司机最后在接受讯问时不仅脸色仍在发青,也许他连肠子都悔青了:当初要是听交警的话,那会发生这种令他痛苦一辈子的事情!

一张隐秘的脸

2003年前后,我县摩托车开始大量进入家庭。上下班时,路上各式各样的摩托车成了小县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令交警头疼的是骑车人都不大愿意戴头盔。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县城小,人们上下班骑摩托车用不了几分钟,觉得戴头盔太麻烦。大队领导经研究,认为对于不戴头盔这类比较多见的交通违章,在一段时期内先以教育引导为主。于是决定购置一批头盔,由民警在执勤时,“借”给那些没戴头盔的骑士们,这样既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也培养他们戴头盔的习惯。

一日傍晚下班时分,我与同事带了十几个头盔在医院附近的一个环岛处执勤。由于不戴头盔的人较多,十几个头盔很快“借”完了,于是我叫同事再去大队领几个来。同事刚走,从医院方向有一辆红色摩托车骑来,骑车的妇人长发飘飘,不戴头盔,却戴着口罩。我让摩托车靠边停下,妇人问道:“怎么啦?”我说:“为何不戴头盔?你等一下再走。”不想这妇人瞅了我一眼,竖起了柳眉,没头没脑来了一句:“你报复我?什么素质!” 

闻听此言,我感到莫名其妙,我请妇人摘下口罩,发现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于是我问道:“你认识我吗?我报复你什么?”

妇人道:“上午你来看病时我让你等一会,现在你就莫名其妙地扣留我,你这不是报复是什么?”

我这才想起当天上午临近下班时,我去医院想找医生开点胃药。挂了号进了诊室,刚要轮到我看时,女医生接了个电话,说了句:“你等一下!”就走了。我一直等到下班,也没见医生回来,当时心中确实有怨气,胃疼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抽点时间去医院,连开点药都开不成,这医生怎么这样呢?

难道她就是上午给我看病的那个医生?我正欲跟她解释,同事回来了,我取了个头盔给她,她又没好气地问道:“你这不是强卖吧?”

我说:“借你的。请你戴好头盔。你是医生,更懂得保护好头部的重要性。请走吧!”

妇人没见我们要处罚她,还借她头盔,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她跨上摩托车,脸有赧色道:“我跟你解释一下,上午是有个病人要抢救,使你病没看成,请你谅解。”

我也正色道:“那我也跟你解释一下,上午在医院见到你时,你戴着口罩,刚才你骑车时也戴着口罩,仅凭你露着的这双眼睛,我无法认出你,所以不存在报复。退一步说,即使我认出你了,我也不会故意为难你。纠违是为了你的安全,也请你理解。”

妇人连声道:“错怪你了,不好意思!”

妇人走后,我跟同事开玩笑说:“以后我们在路上遇到戴口罩的妇人,可得多长个心眼。妇人遮脸,不惊也险!”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如今,道路交通已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交警的使命和职责没有变,且肩上的担子更重,责任更大,要求更高。但愿我这多年以前亲身经历的“三张脸”故事,能使大家对交警这份辛苦的职业多一份理解。

[返回首页][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