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警营风采 > 文学作品

那起杀人焚尸案 我们让灰烬“开口说话”(一)

来源:政治部      发布日期: 2019-01-29

王洪跃(金东公安分局)

曾经有同事问我:“作为一个痕迹鉴定员, 什么情境能让你眼前一亮,内心一颤?”

我回答:“在重案现场,找到犯罪所留的指纹、足迹、血液和工痕时;在重案嫌犯身上或住处发现与现场相吻的物证时,如尘灰、织带、毛发、鞋子等等。”

织带与灰尘

200173日凌晨,金东区多湖街道下渎口村附近的菜田中,一堆黑乎乎的东西冒着带火星的烟雾。几个路过的菜农走近一看,大惊失色!原来这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金华市公安局金东分局刑侦大队全警出动,市局刑侦支队派出刑侦专家。

现场没有血迹,没有搏斗痕迹,也没有作案和运输工具,除了尸体只有一堆尚在冒烟的灰烬。我和其他勘察人员小心翼翼地提取了烧剩的物品:一件吊带背心,一条黄色长裤,两段包装带,三块纸箱片和四段黄色织带。法医判断,死者为女性, 1719岁,棕色长发,71日晚上被人杀死,3日凌晨被人运到现场焚烧,被焚前全身赤裸。

杀人焚尸,案情重大,影响恶劣。金东分局迅速组成强有力的专案组,排查嫌疑、查找尸源以及寻找杀人第一现场等工作全面展开。侦察员冒着酷日,走村串巷,日以继日。

凶手有什么特征?死者是哪里人?第一现场在哪里?这些事关侦察方向、重点范围和工作措施的问题,专案组领导期待技术人员通过检验痕迹物证予以破解。

现场没有证据之王——指纹和血迹,也没有可供分析案犯特征的足迹和工具痕迹。灰烬中烧剩的物品成了我们可资利用的唯一“资源”这“资源”肯定隐含着这起杀人焚尸案的秘密,我们应该让它“开口说话”。

我们首先选中黄色织带,这织带宽1厘米,印有英文“TONY BOY ”字样,特征明显。如能找到销售的地方,可以分析死者、凶手和第一现场的所属地域,或许还可能直捣“黄龙”。

第二天,两名技术人员带着这种黄色织带样本,到金华市区的各类百货市场和大小商场寻找。那些天,我被分局抽去参与全局的刑侦业务考核。还好有夜晚,可以让我静静地检验 那些烧剩的物品

吊带背心和黄色长脚裤是我关注的重点。肉眼观察,我看到衣裤上均沾有灰色的泥尘,并且有些不同寻常;放大观察,我看到这些泥尘十分细小又均匀,不像菜地里的泥土,也不像其它室外的灰土,它更接近室内地上的干灰尘;显微观察,我看到发现这些泥尘已深深嵌入布纹经纬线中。

实验出真知。我选取了田地里的干土、室外路边的干土和室内积聚的灰尘,用干燥的衣裤做按压和摩擦实验,结果室内的灰尘最相符。据此,我推断:杀人现场或者藏尸地是一个地面上蓄积较多灰尘的房屋内,可能是闲置的厂房,也可能是长久无人住的住房。室内很可能还有纸箱,胶带纸,织带,皮管等包装物。当然,也可能还有死者的毛发。灰烬开始“开口说话”!

我向专案组负责人建议,可以把是否具备这种房子作为排查嫌疑人的依据之一。

这期间,两位技术人员走访了市区所有百货市场和商场及织带企业,均未发现黄色织带。之后,技术人员又赶到义乌小商品市场去“大海捞针”,上万个摊位、数千间店面,如大海捞针,找了两次,也没找到完全相同的织带。全国最大的小商品市场都没有?我觉得不可思议,除非现在不生产或者不销售了。

那天,分局的半年考核结束,我向专案组负责人提出,再去义乌市区,翻江倒海重找一遍。第二天,我和两名民警第三次来到义乌。我们把小百货摊位和店铺进行网格化划分,然后再按片进行地毯式的全面搜索,照现在流行的讲法就是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当天傍晚,眼尖的小金在一个摊位的角落,看到相同的黄色织带。我们顿时喜形于色:灰烬再次“开口说话”!。

询问了摊主,我们又在市场附近的一片小店里找到相同的织带。店主反映,6月底或7月初,曾有一个男子买去三百多米,但那人什么样子已完全记不清了。线索断了,但“金华没有义乌有”的结果似乎提示我们,第一现场可能在义乌!死者和凶手都有可能是义乌人或住在义乌。

专案组为此加强了在义乌市的寻找尸源的工作。

身高与牙齿

大规模的排查在金华市区日夜进行,侦察员曾排出十几名失联女青年,经核实都已找到。这期间,也有数起女青年的失踪报案,经侦察员一一对比,大都被排除。只有义乌市区的女青年金某失踪一事让专案组很纠结

金某,19岁,71日晚上外出后未归,传呼也没回。7月中旬的一天,其母亲陈某看到电视台播放的案件新闻,赶到金华。侦察员详细询问后,发现死者年龄、衣着及失踪时间大体吻合,但身高不符。金某有1.59米,而被烧女子只有1.52米,相差7公分。剔除2公分误差,还差5公分,差距太大,专案组倾向排除。

十几年的刑警经历告诉我,对侦查中获得的信息,仅仅听结论是不够的,还要看看结论是怎么来的,依据是否可靠,推断是否严谨。当法医决定重新测量身长时,我便一起前往。

在解剖室,法医量了又量,尸体还是1.52米。不过,我看到尸体有些弯曲,而量的方法是圈尺直量,这肯定会有大的误差,况且陈某提供的金某某的身高也存在误差的可能,我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能因身高差距排除,应做DNA鉴定。

然而,我的见解当时很孤独……。

除了身高,还有没有其它可以比对的东西呢?我为此苦思冥想。

有天晚上,我在办公室翻看现场解剖照片,看到死者牙齿时,忽然冒出一个念头:用金某生前照片比对牙齿。牙齿的鉴定不属痕检的专业,不过与指纹足迹鉴定的原理是一致的,无非是特征的三性,客观性、稳定性和特定性的分析与综合评断。

第二天,陈某从家中家取来十几张金某的照片。很幸运,有一张照片,金某嘴巴张的大,露出了的三颗上颌门牙。门牙参差不齐,大小不匀。我将其与现场头颅照片上的牙齿比对,初步一看便觉两者相像。经过反复测量、计算,我发现两者的大小、形状和相互关系十分相符。但毕竟只有三颗牙齿的特征,虽然稳定,但特定性达不到同一认定所需的条件。我把照片送到市局刑侦支队,得到法医专家和痕迹专家的认可。

至此,专案组决定对金某做DNA亲子鉴定,法医抽取了陈某和丈夫的血样与现场提取的尸块一起送省公安厅检验。

记得那天是720日的下午5时,省厅刑侦总队DNA专家通知专案组:被焚烧的女尸就是义乌人金某。我听到消息后,顿时喜上眉梢。半个多月的艰难侦查,终于获得突破性的进展。有侦破此类案件经验的民警都知道,焚尸案和分尸、匿尸案相类似,一旦查清死者身份,离破案就不远了。

尸源的认定印证了自己当初的信念:做刑侦工作,分析案情也好,检验痕迹物证,不能人云亦云,不能逐波随流,要笃定信念坚持己见。

[返回首页][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