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警营风采>>文学作品
我不知道他是谁,却湿了眼眶
来源:宣传处      发布日期: 2018-11-06

陈叶梅(金华市公安局)


最近金华大事件莫过于“省测”,我们单位派出了大部分警力增援路面,天公不作美,让执勤变得格外辛苦。每天放饭的时间是大家最期盼的,能小憩一会,同事们聚一起边吃边聊,聊各自点位看到的百态人生。就这样,我从大叔(同事)口中知道了他的存在。


大叔的点位的是一条不长的弄堂,弄堂笔直,一眼就看到了头,一侧划了泊位,他主要负责管理违停。弄堂的卫生交给了一个环卫工人,看着有点年纪的爷爷,所以,他们有了交集,成了朝夕相处。


第一天中午领盒饭,大叔就讲述了他那条弄堂的艰辛。特别提到了这个爷爷,他说爷爷扫两步,身后就落一地,从这头扫到那头,又得扫回来,一直不歇的清扫,可地面还是落叶纷纷。出于好奇,我回点位的路上站在那个弄堂口看了一眼。路两旁萧瑟的行道树,满眼的黄叶,风一吹飘飘洒洒,爷爷在那头努力挥舞着他的大扫把。如果换做平时,我肯定感叹一声,好美的景致,可那时却是无奈,雨水把树叶牢牢的黏在地上,扫起来特别费力。


有了关注,每到领盒饭来去的路上,我都会看一眼那条弄堂。后来,多了几个志愿者帮着爷爷,他不再孤军奋战,我的心里也莫名感觉轻松。


一天入夜,我们刚用完晚饭休整好准备上岗,指挥部通过对讲机发来消息,可以撤岗了,同事们欢呼雀跃,匆匆整理装备就扎进夜色里,回家总是那么令人期待。我的小毛驴在点位边上等我,所以我再一次路过了那条弄堂。下过雨的夜晚行人很少,那个微驼着背坐在路边隔离墩上的身影就显得特别突兀。是他,穿着环卫工人的衣服,边上放着扫帚簸箕,一定是那个爷爷。我停下脚步,看到了路灯下整洁的弄堂,这时候没有一片树叶没有一点垃圾,爷爷一定是才坐下吧。我轻声问他,爷爷,你吃饭了吗?他见有人同他说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顿了两秒匆忙起身,垮了一步到我跟前说,吃了吃了。我又问,我们已经通知撤岗了,你怎么还没走?他拉了拉微邹的衣角轻声说,我们还不能走,要到八点。路灯在他的身后,泛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背,让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是的,我还没有看清过他的脸。那刻,我瞬间湿了眼眶,心里堵得有点疼,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匆匆跟他道了别。


我骑上小毛驴,迎着风回家的路上思绪万千。这几天我觉得我们执勤的都过的很累,起早贪黑站在风里雨里,脚痛腰酸疲惫不堪,可是在他面前,我们何谈辛苦,哪能抱怨。环卫工人三点起床,四点到岗,晚八点撤岗,每天十几个小时挥舞着他们的大扫帚,我们清早看到干净整洁的街道上都是他们的汗水。……


回到家,我跟女儿讲起了这个爷爷,现象和事件的直面教育,远比我们苦口婆心的叮嘱来得有用。对这样的平凡和劳作,我们都应报以尊重待以温柔。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技术支持:浙中在线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