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繁体中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警民互动 > 防范常识 > 其它提示

一名吸毒人员的自白

来源: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 2019-06-27

今年6月26日是第32个国际禁毒日。在我们身边,还生活着这么一群人、一类人,他们因为吸食毒品倾家荡产,在受到千人所指、万人唾弃的同时,自己的内心也在忍受着心灵的痛苦煎熬。

他,16岁开始吸毒,多次强戒后又多次复吸,2007年被查出艾滋病,一度心灰意冷。如今,他来到永康,想在第二故乡开始精彩的生活。昨天,36岁的阿兵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因为好奇 吸食毒品

云南,靠近金三角,且吸食海洛因的群体庞大。1999年,阿兵16岁,当时云南是毒品海洛因疯狂的时代。

阿兵回忆,当时,父母在永康打工,自己靠爷爷奶奶生活,因为无人监管,成绩很差,根本没有心思上学,成天与一些无业游民玩在一起,一群一群地聚。

因为无聊,刚开始只是看大家常常凑些钱买一包海洛因,大家分着吸,吞云吐雾地“享受”。有些毒瘾重的,就差他到药店买支注射器、买瓶蒸馏水,开始静脉或肌注海洛因。一个人注射完,另一个人拿起来简单地清洗一下继续用,没有蒸馏水时就用自来水代替,根本没有消毒措施。

他,因为好奇,也为了跟上“潮流”,加入了吸毒的行列,后来随着毒瘾的加重,成了注射海洛因队伍的一员。

他的朋友中,经常有人因为注射毒品海洛因过量而死亡,但这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恐慌,反而变本加厉。

2001年,阿兵吸毒的第三年,因为注射海洛因过量,差一点见了阎王,幸好旅馆的老板发现得早,将已经休克的他送到了医院,从鬼门关把他抢了回来。

这次以后,阿兵被父母带到永康,决心让他戒毒。但好景不长,他又偷偷地复吸了,毒瘾戒不了。

自暴自弃 感染艾滋

之后,阿兵就在永康打工。为了筹钱吸毒,除了向家里人要钱,阿兵还走上了盗窃、抢劫的道路。

“家里人跟本管不了我。”阿兵说。

2004年,阿兵因为盗窃摩托车被永康警方抓获,进永康市看守所体检的时候,被查出患有艾滋病。

“我觉得,我是被毒品害成这样的,要报复。”

看守所出来后,阿兵再度吸毒、抢劫、抢夺、盗窃。他不喜欢跟别人在一起,作案也是独来独往。

“我是个烂人。”阿兵说。其实,早在2003年,阿兵就有过高烧一个月不退的经历。脸部、双脚出现溃烂,他不知道,当时他已经是艾滋病感染者了。

后来,阿兵在永康市禁毒办的帮助下,到永康市第三人民医院美沙酮门诊开始了正规戒毒替代治疗,同时永康市禁毒办工作人员还给他联系了永康市防艾办,开始服抗艾滋病的药,正规接受艾滋病治疗,他身体才逐渐好转稳定。

脱胎换骨 充满希望

如今的阿兵,已经完全看不出有患病了,毒瘾在医生的指导下成功地戒除了,艾滋病的各项指标也正常了,身体同常人无异,加上他性格开朗,为人也热情,他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他在永康工作期间,学会了电修和喷漆手艺,凭着这两门手艺,他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如今还在厂里担任了厂长助理,月收入有万余元。

阿兵说,现在他想通了,但他还有点不知足,还想拥抱更美好的未来。

因为,在阿兵心里,还有一个向往,那就是寻找自己的爱情,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2018年仲夏,通过网络结缘,他遇到了一个贵州的女孩,阿兵的话里充满了对幸福生活的渴望。 本报记者 胡哲南

 

 

[返回首页][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浏览建议 隐私保护 法律责任 网站致谢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金华市公安局    网站标识码3307000016     浙ICP05016397号-1     浙公网安备 33070202666666号